殘障小夥賣糕點成億萬富翁,住別墅兒女雙全,每月給妻子高額零花錢,最終卻命喪妻子手中

臣臣 2021/09/29 檢舉 我要評論
 

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對生命的辜負,看千帆過盡後,你會發現@人生不就這點事

 

他患有小兒麻痹症,成年後身高只有1.4米,是個駝背、腿瘸的殘障人。

靠著賣白糖米糕積攢到資金後,他開檯球館,擺服裝攤,辦遊戲廳,進軍地產行業,最終個人資產達到1.8億元,名下有9家公司。

每個月,他給妻子2萬元零花錢,兩人鬧離婚,他主動提出分800萬財產給妻子,另外送一套別墅,結果妻子卻捂住他的口鼻將他悶死。

汪顯東既是一個靠賣白糖米糕白手起家,令人敬佩的億萬富翁,同時,他也是一個因為身材矮小、面貌醜陋,而被妻子嫌棄,以致于死于非命的男人。

1969年,汪顯東出生在重慶市郊一個貧窮的農村家庭。

1歲時,他患上了小兒麻痹症,因為家裡窮沒錢醫治,最終落下了終生殘障,成年後身高只有1.4米,和電視裡的武大郎差不多,而且還駝背、瘸腿。

童年時,因為身患殘障,汪顯東經常被其他孩子欺負,甚至有人專門編排了一部小品,模仿他走路的樣子,逗得看戲的人哈哈大笑。

在嘲笑聲中長大的汪顯東,內心極度自卑的同時,自尊心也特別強,他發誓一定要出人頭地,擺脫這種屈辱感。

然而,同學的嘲笑、奚落讓他不堪重負,再加上家裡窮,負擔不起學費,他索性輟學回家。

汪顯東的父母在村裡經營著賣白米糕的小生意,家裡孩子多,汪顯東不想光吃閒飯,就主動幫家裡幹活。

1984年,15歲的汪顯東挑著擔子,開始走街串巷,售賣家裡蒸的白糖米糕。

汪顯東天不亮就要起床,他捨不得花錢坐車,無論颳風下雨,他都是挑著擔子步行。

因為他長得矮,還駝背,挑著擔子比正常人更加吃力,但他不願意一直守在同一個地方賣,堅持挑著擔子四處走動。

再加上他有小兒麻痹症,手腳不靈活,在路上遇到買白糕的人,他就艱難地把擔子從肩上卸下來,再笨拙緩慢地把白糕夾起來包好給顧客。

很多人同情這個挑著擔子賣米糕的殘障人,經常都買他的東西,再加上他家裡的白糕味道確實不錯,他本人又態度溫和謙卑,很快就在重慶一帶小有名氣。

就這樣,身殘志堅的汪顯東開始了自食其力的險難歷程。

當時,能經常買得起白糕吃的人,都是城裡上班的工人,因此,上班時間過,白糕就不好賣了。

汪顯東乾脆找了一個人流量多的工廠,把白糕放一邊,在地上鋪一塊破布,擺上釘子、刀、牛皮這些工具,專門給人補鞋。

中午餓了,他就吃自己賣剩下的白糕,如果早上就把白糕賣光了,他寧願餓肚子,也不捨得花一分錢買別的東西吃。

別人看他這麼拼命,忍不住勸他:「你怎麼不留一點當午飯?」

他卻樂呵呵地說:「賣完了最好,可以多掙一點錢,我吃不吃飯沒關係。」

後來,修鞋的生意不好做了,汪顯東賣完白糕就到街上去割皮帶賣,或者在學校門口賣明信片。

學校門口雖然人多,可以多賣一點東西,但實在太擁擠了,汪顯東矮小又行動不便,經常被擠得東倒西歪,好幾次摔倒在地上,差點被人踩傷。

晚上回到家,他還要幫父母蒸白糕,幾乎一整天都忙得團團轉,根本沒多少時間休息。

就這樣,靠著節省和勤奮,汪顯東攢下了人生的第一筆積蓄,如果他沒有遇到劉祖芬,他的人生一定還會有更多可能。

80年代末,檯球風靡一時,馬路邊、菜市場,大街小巷都擺上了檯球桌,不少年輕人一有時間就往檯球館鑽。

走街串巷的汪顯東很快就察覺到商機,他不想再繼續修鞋、賣白糕,這樣能掙的錢太少了,就打算用手裡的錢開一家檯球館。

從汪顯東的成長軌跡來看,他對商業有著非凡的敏銳度,這一次轉行,成功改變了他的人生。

聽說汪顯東要開檯球館,身邊人都感到十分驚訝,紛紛勸他考慮一下,因為對他來說,掙錢比常人更難,攢錢更加不容易。

但汪顯東看准了這筆生意,說什麼也不改變主意,甚至行動力超強,第二天就托人買來了一張全新的檯球桌。

因為他待人誠懇,頭腦靈活,他的檯球生意很快就在兩路口一帶聲名鵲起,兩年後,就成為當地最大的檯球館。

當時正是90年代,汪顯東事業蒸蒸日上,兜裡小有積蓄,也逐漸找回了自信。

畢竟是20出頭的小夥子,心思一活絡,就開始憧憬美好的愛情。

汪顯東對一個姓陳的女孩心生愛慕,女孩也喜歡汪顯東為人厚道,聰敏機靈,還把他帶回家見父母。

然而,女孩家庭條件不錯,從小在城裡長大,汪顯東才跟著女孩踏進家門,對方父母就震怒,指著他鼻子罵:「你想害我們女兒一生啊!」

這一次見面,以汪顯東被女孩家人轟出家門告終,女孩在父母的要求下,含淚和汪顯東分手,剛剛萌芽的愛情就這樣迅速夭折。

遭受愛情創傷的汪顯東,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自信心,再一次被碾得粉碎。

在這種情況下,汪顯東在一次私人聚會上,認識了在一家私人服裝店打工的女孩劉祖芬。

劉祖芬身高1米6,性格外向,爽朗愛笑,和汪顯東認識以後,她主動展開了攻勢,不但經常去汪顯東的檯球館玩,還買了一雙皮鞋送給汪顯東。

受過情傷的汪顯東無動于衷,可女追男,隔層紗,他很快就抵擋不住,陷入了劉祖芬的柔情之中。

汪顯東和劉祖芬認識兩個月時,得了一場重感冒,劉祖芬就連班都不上,辭職專門照顧汪顯東,令汪顯東感激涕零。

劉祖芬的這一次守候,換來了以後每個月2萬元的零花錢,也就此讓汪顯東陷入生命危機。

後來,劉祖芬在法庭上哭訴:「我剛嫁給他的時候,他沒多少錢,我不嫌他醜,也不貪他的錢。」

可能這就是劉祖芬對汪顯東催眠般的詛咒:「你一個殘障人,我不嫌棄你,你就要感恩戴德。」

事實證明,比身體殘障更可怕的是心理殘障。

一個人必須要先愛自己,認為自己配得上一切最好的東西,才有可能得到別人的愛。

可惜,汪顯東即使是億萬富豪,擁有再多的金錢,也買不來一點自信心。

汪顯東和劉祖芬認識不到一年,兩人就迅速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

有了家庭,汪顯東深感身上的擔子加重,身為男人,要承擔起賺錢養家的責任,再加上檯球生意開始走下坡路,他又支起一個三、四平米的服裝攤。

每個星期,他都要坐車去進一次貨,為了省車費,他每次去進貨都要把口袋裝滿,背起來比他的人還高。

可惜,這一次服裝生意卻沒做成功,虧了不少錢。

此時,坊間開始流行電子遊戲機,他就把服裝攤轉讓出去,用這筆錢買了電子遊戲機,開了一家遊戲廳。

後來, 汪顯東的生意越做越大,人送外號「大白糕」。

通過遊戲機生意挖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後,汪顯東開始入駐商場,2002年時,他又做起了房地產生意,賺得盆滿缽滿。

2004年,他註冊了公司,去世前那段時間,正是他最輝煌的時刻,名下有9家公司,僅個人資產就達到1.8億。

他還帶著父母、妻兒搬進了獨棟別墅中,請來了姨媽給他當保姆。

可就在汪顯東資產迅速攀升的同時,他和劉祖芬之間的矛盾,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,最終命喪髮妻之手。

劉祖芬特別喜歡打麻將,經常因為打牌晚歸,為此兩人經常吵架。

後來,坊間就有傳言,說劉祖芬在牌桌上認識了一個男人,並花大價錢把人養了起來。

汪顯東聽說後怒不可遏,請來私家偵探調查劉祖芬,但沒有拿到確鑿證據,證明劉祖芬有外遇。

為此,汪顯東擬定了離婚協議,提出給劉祖芬800萬現金,外加一套別墅,但因為種種原因,婚沒有離成。

當時,汪顯東若有所感,擔心妻子同外人勾結謀財害命,就請來公司的法律顧問,立下遺囑:如果他死于非命,遺產只給劉祖芬分100萬。

還讓劉祖芬寫保證書:

對不三不四的人不予往來,對丈夫在生活上要多加關心理解,工作上支持幫助,相互溝通。

保證書的內容之所以這麼寫,全是因為有前車之鑒。

2004年時,汪顯東生意上需要周轉資金,就想用別墅抵押貸款,需要身為妻子的劉祖芬簽字。

工作人員來家裡時,劉祖芬卻說:「我的字這麼好簽啊,要簽字就給30萬。」

汪顯東氣得當場和劉祖芬大吵一架,罵她:「整天就想著錢。」

劉祖芬不甘示弱,當著外人的面就扇了汪顯東一耳光。

最終,汪顯東給了劉祖芬20萬,才讓她答應簽字。

2007年3月,劉祖芬在丈夫汪顯東喝的水裡下了安眠藥,趁他昏睡時,用被子活活把汪顯東捂死。

中途,汪顯東醒過來一次,他一向信任妻子,沒有察覺到任何異常,還讓妻子不要開玩笑,給他倒杯水喝。

劉祖芬確實聽話倒了杯水給他喝,卻又在水裡下了一次安眠藥,讓他再次昏睡過去。

事後無論她再怎麼懺悔,都無法證明她當時有過心軟,因為她沒有放過這個和她同床共枕17年的丈夫。

她和汪顯東的一雙兒女,大的12歲,小的才8歲,可憐,可悲,可歎。

汪顯東去世時,年僅38歲,事業正處于巔峰時期。

人生沒有如果,卻有很多但是,沿路的風景只是風景,盡管美麗;沿路的相遇只是相遇,盡管不舍,路不僅是距離,更是相遇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