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母親虐待、被家人和親戚拋棄,19歲女孩患5年尿毒癥「只希望能夠健康的活下去」,網友:好心酸

 

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對生命的辜負,看千帆過盡後,你會發現@人生不就這點事

 

19歲女孩劉嘉妮患上尿毒癥5年,19歲的她曾經歷過被母親虐待、被家人和親戚拋棄、沒有朋友、沒錢治病、每天只吃包子、住在26平米的「水泥盒」裡、冬天只有一床被子、被房東欺負,19歲的她承受了太多同齡人不應有的痛苦與壓力,直到她開始做遊戲直播,生活才稍微好過了一點。

可是,在8月25日,劉嘉妮長期透析的醫院通知病人,從9月份開始,報銷的費用只能包含8次透析,多透析的需要自費,這就意味著,劉嘉妮如果想要繼續維持每個月12次的透析頻率,費用就要增加到3000多元,這對于每個月直播收入才幾百的劉嘉妮來說,無疑是一個天文數字。

身體狀況越來越差的她,在今年暫停了直播,如果不能儘快換腎,她可能只剩下了幾年的生命,經濟壓力、親情缺失、身患重病,沒人能告訴劉嘉妮未來的路究竟該怎麼走,如今的她只希望能夠活下去,「我希望有人可以幫助我換腎,還有就是我的腿型能夠矯正過來」,對于生活上或者其他的心願,劉嘉妮表示沒有……

據瞭解,劉嘉妮出生于2001年,在劉嘉妮8月大的時候,劉嘉妮的母親劉某蘭跟劉嘉妮的父親劉某華提出了離婚,在2003年初,兩人最終離異,在10歲之前,劉嘉妮先後跟爺爺奶奶和姑姑一家一起生活,小時候的她「漂亮、安靜、很少說話」,姑姑在生下自己女兒之前,也曾動過收養劉嘉妮的念頭,可是劉某華不同意,長期外在打工的他,只有在春節的時候才能見到女兒。

沒有父母陪伴的劉嘉妮,童年給她更多的是「寄人籬下」的感受,也許是因為生性敏感,她不記得爺爺奶奶的關愛,只記得自己在上小學之後,因為尿床沒有告訴姑姑,爺爺特意趕到學校,從課堂上將自己叫回家,只是為了打她一頓……

直到10歲的時候,再婚的劉某蘭奪得了劉嘉妮的監護權,並突然提出要將劉嘉妮從姑姑家帶走,在劉某蘭的講述中,稱自己離婚時沒有要女兒的撫養權是因為「剛開始太苦了」,自己一個人要打工,而劉嘉妮外祖母因為有眼疾,所以不能帶小孩,直到劉某蘭再婚,「再婚後條件好了一點,想把女兒帶在身邊好好養著。」她反復強調,女兒在爸爸那邊沒有被照顧好,「都10歲了,體重還只有27斤。」

可是,劉嘉妮恨自己的媽媽,對于跟媽媽在一起的生活,劉嘉妮也許曾經有過憧憬,可是很快就變成了「噩夢」,劉嘉妮向記者表示:「如果不是跟她在一起生活,(我)就不會得尿毒癥,性格也不會變成這樣(孤僻)。」

在離開姑姑家之後,劉嘉妮來到母親長期打工的地方,在一所寄宿學校讀書,後來劉嘉妮跟著媽媽一起去了繼父所在的城市,因為繼父在那邊有自己的房子,劉某蘭再婚之後生的妹妹跟著自己的爺爺奶奶一起生活,後來,劉嘉妮才知道劉某蘭一直沒有固定工作。

也許是想彌補曾經的虧欠,在到了無錫之後,劉某蘭開始了對劉嘉妮的「管教」,可在劉嘉妮看來,那完全是「虐待」!「她只會打人、罵人,自從把我接走之後,就沒停過打我。」劉嘉妮說,劉某蘭會安排自己拖地、洗碗,動作稍微慢了一點,就會被打,「用的是木棍和鐵絲」。

劉嘉妮不喜歡吃媽媽做的飯菜,「她做得很辣,還逼著我吃,甚至不讓我喝水。」劉嘉妮說,可是這在劉某蘭看來是挑食和「不體諒大人」,「她叫我滾出去,說地板是她的,讓我不要踩」。

常常是被打罵之後,只有十一、二歲的劉嘉妮會去躲在樓道裡或者社區的花園裡,「晚上的蚊蟲比較多,我受不了了想回去,會站在門口很久,猶豫很久之後才敢敲門。」她開始害怕劉某蘭,不敢說話,所有的動作都會小心翼翼,還要隨時留意媽媽的臉色,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會突然爆發,只有在外地工作的繼父回家之後,劉嘉妮才會有點安全感,因為劉某蘭從不會當著繼父的面去責駡她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