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歲躁狂症女兒揚言殺死3歲弟弟,被母親直接勒死:保護兒子的本能,網友:誰來保護女兒

chenshujin 2021/09/15 檢舉 我要評論
 

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對生命的辜負,看千帆過盡後,你會發現@人生不就這點事

 

「我們倆只能選一個,再不送走我就打死他!」

小鐘再一次威脅母親,稱自己受不了弟弟拉屎拉尿,要用枕頭捂死他……這樣的話已經不是第一次從患有躁狂症的小鐘口中說出,陳某意識到,女兒是真的想殺死兒子,為了保護幼子,情緒激動的陳某用腰帶將女兒勒死。

女兒患病時好時壞

家庭氛圍壓抑絕望

小鐘患躁狂症已有好幾年了,從小她的成績就不好,父親鐘某長期在外工作,「女兒和我的關係也不太親密,甚至一度有些緊張,沒有平常人家母女那樣好的氛圍」,但為什麼那一時期和女兒關係不好,陳某沒有說明。

考試失利後被父母送到一所寄宿制學校學技術,長時間的住校使得她與父母的關係更加疏遠,畢業後小鐘回到家中,一直也沒找到合適的工作,就這樣整日無所事事地住在家裡,陳某夫婦回憶,從那時起女兒的情緒就很不對勁,一些小事也會發很大的脾氣,輕微的噪音都會引發她的壞情緒,「那段時間家裡氛圍非常壓抑,她的病情好一些,一家人相處的氣氛就能活躍一些,病情差的時候家裡誰也不敢多說話。」

兒子出現為家庭帶來希望

女兒拒絕治療仇視兒子

當時全家都籠罩在女兒動不動就發脾氣的陰影下,但令人驚喜的是,母親陳某又懷孕了,全家人都期盼著這個孩子的出生,一潭死水般的生活好像又有了希望。也是在這一年,小鐘正式被確診為中度躁狂症,她開始吃藥接受治療,但藥物的效果不太明顯,她的病情總是來回反復。

一年後,陳某夫妻的小兒子出生,這個孩子在家中備受寵愛,他仿佛是一束光,照進了陳某作為母親失敗而沉重的生活。新生兒總是伴隨著這樣那樣的問題,家中時常充斥著孩子的哭聲,小鐘的潔癖已經形成強迫症,年幼的弟弟尿濕尿布、在衣服上任意排泄,都會給她造成極大的衝擊,而新生兒更需要家人照顧,小鐘這個病人的情況自然遭到了忽視,在這種情況下,小鐘對弟弟的仇視越來越深。

小鐘的病情越來越嚴重,陳某夫妻倆曾將她送到精神醫院接受治療,但住院期間小鐘病情更加反復,她不願意吃藥、不配合治療,甚至多次出現極端行為。

照顧兒子導致女兒病情被忽視

多次放言要殺死弟弟

無奈之下,陳某夫婦只能將小鐘接回家中,儘管他們心中清楚患病的女兒需要更多關注,但一邊是脾氣陰晴不定的大女兒,一邊是牙牙學語為家庭帶來無盡歡樂與希望的小兒子,兩人不知不覺間還是更偏向關注兒子多一些。

就這樣,小鐘對弟弟的敵視越來越重,她多次要求父母陪伴自己,喜歡和他們出去遛彎,反感弟弟的靠近。但父母的精力總是分散給弟弟,那段時間小鐘的病情更嚴重了,她經常整夜整夜睡不著,淩晨起來去洗澡,一洗就是很長時間,對于將家里弄得亂糟糟、還無法約束自己排泄的弟弟,小鐘更是難以接受。

這期間陳某夫婦再一次提出讓女兒接受住院治療,小鐘回應道,你要是送我去醫院,我就先殺了弟弟。

此後小鐘便經常將這句話掛在嘴邊,或許是說出這句話後爸爸媽媽都會短暫地多關注她一些,或許她真的想要這個破壞影響了自己生活的弟弟消失,總之,這段時間裡小鐘動不動就會和媽媽說:想殺了弟弟、要用枕頭捂死她。

家庭氣氛愈加沉重

父親曾想一起吃安眠藥

陳某曾經憂心忡忡地和丈夫商量: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,是不是把姐弟倆分開會好一些,或許可以暫時將兒子送到小姨家裡。這確實是一個能夠緩解姐弟之間矛盾的方法,但並非長久之計,不知出于何種考量,最終夫妻二人也沒有將兒子送走。

小鐘每天在家中打砸傢俱器物,對弟弟惡言相向,多次威脅母親要殺了弟弟,此時的陳某早已暗下決定,如果哪天小鐘真的要傷害弟弟,她一定要先動手殺了女兒。

這樣的生活太痛苦了,陳某和丈夫傾訴,實在不知道能怎麼辦。丈夫鐘某歎氣說,不行就全家一起吃安眠藥,要死一起死。

女兒再次出言威脅

母親崩潰殺人

一天,一家人外出散步後鐘某帶著兒子先行回家,小鐘則又與母親發生了衝突,「要麼把他送走要麼我就弄死他,這個家裡有我沒他!」來到家中後,小鐘又開始踢門、打砸家裡的東西,同時讓母親在她和弟弟之間選一個。

陳某崩潰之下忍無可忍:今天一定要殺了她,哪怕是用我的命來換。趁小鐘轉身的功夫,陳某拿起一條腰帶,死死勒住小鐘的脖子,直到小鐘慢慢停止掙扎,沒有了呼吸。

親手殺掉女兒以後陳某格外平靜:一切都結束了,再也不會有人在耳邊念叨著要殺了兒子,這個家也能安寧了。

面對員警的質詢陳某並沒有過多掩飾:女兒是我殺的,我自首。

網友觀點對立議論紛紛

案情一經宣告,引發了廣大網友的討論,有網友覺得母親的做法實在令人難以理解,「女兒就是因為媽媽生了弟弟,心理障礙才越來越嚴重,在這種情況下還強迫女兒和弟弟住在一起,在女兒面前上演關心兒子家庭和睦的劇本,導致女兒病情加重,顯然父母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」

「女兒19歲了還要生二胎,還是在女兒生病需要陪伴照顧的情況下,不就是想要個兒子嗎?保護兒子是母親的本能,那在女兒面前她就不是母親了嗎?從小女兒就和她不親近難道沒有原因嗎?」

「女兒反復威脅要殺了弟弟,但連做出傷害弟弟的行為都沒有,如果有這個媽媽肯定會強調的,只是因為嘴上說說就狠心把女兒勒死,兒子就這麼寶貴嗎?」

也有網友認為躁狂症確實很可怕,「沒接觸過都無法體會那種面對心理不正常的人的感覺,發病的時候她沒有正常人的思維能力,會臆想一些子虛烏有的事情,會覺得身邊的人都要害她,這個母親為了保護兒子情急之下做出這種決定可以理解!」

「難道就因為你接受不了,父母就不能生二胎了嗎,這是父母自己的權利,她已經成年了,接受不了完全可以自己出去生活,這個媽媽的行為確實過激,但並不是不能理解。」

對此,你怎麼看?

人生沒有如果,卻有很多但是,沿路的風景只是風景,盡管美麗;沿路的相遇只是相遇,盡管不舍,路不僅是距離,更是相遇。

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